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单双走势图
 世界華人聯合會<總會> 中國邊貿聯合會主管主辦 [ 設為首頁 ] [ 收藏本站 ]

山東新生遭電信詐騙后猝死 涉案號碼曾實名登記

作者:北京青年報 發布時間:2016-8-25 10:11:39
    8月19日,即將上大學的山東臨沂女孩徐玉玉接到了一個電話,電話另一端自稱是教育局的,有一筆助學金可以發給徐玉玉。而在徐玉玉照著要求將9900元錢匯給對方賬戶后才發現自己被騙。當晚,徐玉玉在報案回家途中心臟驟停,經醫院搶救無效不幸去世。 

  24日,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了被騙女孩家屬以及相關主管部門,試圖還原案件過程。目前,臨沂地區被騙了學費的學生并不只徐玉玉一人,同時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已開始調查此事,公安部門也已成立專案組。北青報記者獲悉,此案嫌犯使用的171號段號碼屬于北京遠特通信,該卡于今年3月開卡,曾進行過實名制登記。

  助學金做誘餌

  騙走9900元學費

  徐玉玉今年于山東臨沂第十九中學畢業,目前已被南京郵電大學英語專業錄取,被騙的9900元本來是徐玉玉用來交的學費。

  19日下午4點多,徐玉玉的母親李自云接到了一個171開頭的陌生電話,由于“聽不懂”,母親將電話轉給了徐玉玉。電話里的人稱,有一筆助學金要發放給徐玉玉,并詢問徐玉玉家附近有沒有銀行之類的問題。誘導帶著試探,這通電話5分鐘內就把徐玉玉的家庭情況問了個清楚。

  19日臨沂下著大雨,家庭并不富裕的徐玉玉急于想得到這筆助學金,披上雨披,騎著車子,冒著大雨來到了附近的銀行。

  徐玉玉又給對方打了電話,對方稱必須先將徐玉玉卡中的錢取出轉給他,理由是“為了激活銀行卡”。對方表示,徐玉玉只要將錢轉賬到自己指定的賬戶,半小時內他就會把2600元助學金連同轉過來的錢一起匯給徐玉玉。徐玉玉按照對方的要求做了,她將父母東拼西湊來的9900學費匯給了對方。結果半個小時過去了,音訊全無,徐玉玉才意識到事情不對勁,再撥打對方手機,關機了。

  報案之后心臟驟停

  徐玉玉最終身亡

  19日被騙當晚,徐玉玉和父親去了派出所報案,民警記錄案情后讓父女倆回家等消息。從派出所出來不到2分鐘,父親徐連彬發現徐玉玉歪倒在了三輪車上。

  徐玉玉立刻被送往臨沂羅莊中心醫院,經過一系列搶救,當天暫時保住了生命,但一天多后,徐玉玉還是沒能挺過來。醫生對北青報記者稱,徐玉玉的情況是猝死。

  徐玉玉在2013年的一篇作文中描述過自己的家境。徐玉玉的家庭條件并不好,父親是一名建筑工人,而母親身患殘疾,家中還有一個姐姐。但徐玉玉認為自己的家庭還是“幸福和睦”,她在那篇作文中寫道:“媽媽很勤勞,鄰里街坊中,談起媽媽,都要豎大拇指的。”她表示,“我一定要很努力地學習,才能報答我的父母”。

  徐玉玉的母親李自云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說,如果沒有發生意外,徐玉玉原本會在8月31日前往南京郵電大學報道。

  徐玉玉本該于9月1日開始的大學生活,卻因為一通詐騙電話而永遠終結在了8月夏末。

  當地教育局:

  沒有泄露過徐玉玉的信息

  8月24日下午,臨沂羅莊區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員向北青報記者表示,目前教育主管部門正在調查此事。他稱,徐玉玉出事前,曾報名參加了一個叫“泛海助學山東行動”的資助活動,教育局收到過徐玉玉等報名者的登記申請表,但均已上交至活動主辦方。

  該工作人員表示,這項助學活動中主辦方將直接發放銀行卡給這些貧困學生,“而且我們聯系這些學生都是通過單位座機聯系的,教育局這邊沒有泄露徐玉玉的個人信息”。同時,目前沒有證據證明此助學活動與徐玉玉遭到的電信詐騙有關。

  另據媒體報道,24日,南京郵電大學派出工作人員赴山東臨沂向當地警方了解案情,并對徐玉玉家屬進行慰問。校方表示,此前除向學生發放錄取通知書之外,沒有任何學校工作人員與徐玉玉聯系,通知發放助學金的事宜。

  24日下午,臨沂市公安局羅莊分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,案件發生后,公安局抽調精干力量組成專案組,目前警方正在對此事進行調查。隨后,羅莊分局在其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,目前專案組民警已分赴多地開展調查工作,案件正在全力偵破中。

  對話

  事后徐玉玉一直哭:“爸爸,一萬啊,一萬啊”

  24日下午,北青報記者聯系到了徐玉玉的母親李自云,李自云對北青報記者回憶了事情發生的過程,以及徐玉玉的家庭生活。

  北青報:當時接到詐騙電話的情況是怎樣的,對方到底知不知道徐玉玉的準確信息?

  李自云:往我手機號打電話的時候,是那天下午4點多。我當時在看電視連續劇,我問他是誰,他說是教育局的。他問我“你家有上大學的嗎?”我也不知道(這人)是詐騙的,我就說有啊,我說叫孩子聽吧。他說行啊給她聽,她就說嗯、嗯之類的。

  北青報:您能聽出那個電話中的人是什么口音嗎?

  李自云:我聽不出來,我只能聽出是個男的。

  北青報:徐玉玉當時接電話過程中有什么反應?

  李自云:她當時非常高興,因為(那人)說給她錢嘛。

  北青報:徐玉玉在掛電話之后怎么跟您說的?

  李自云:她說有人給她發2600元錢助學金,說這事她今天必須得辦,不辦的話明天就作廢了。我問她去哪兒辦?她說去銀行。那時候下雨了,她(徐玉玉)就說“我穿雨披去”。

  北青報:當時她是自己去的還是有家人陪她去?

  李自云:當時我提出要跟她去,她不讓,跟我說“媽你別去了,我穿雨披,20分鐘就辦完了”,她還說“我自己去,別淋著你”。

  北青報:徐玉玉是怎么按照對方要求把學費給匯過去的?

  李自云:她說她在銀行的時候,對方怎么說她就怎么辦。她怕那個助學金提不出來,反正出門前她是相信(對方匯錢)的。她回到家說自己被騙了。我問她怎么騙的,她說,對方跟他說錢提不出來,讓她匯錢過去激活(銀行卡),結果就把學費給騙走了。學費是這大半年她爸爸掙的,早就給她預備著的。

  北青報:徐玉玉回來以后怎么跟您說的被騙經過?

  李自云:她一直哭,說“媽媽我被騙了”。我安慰她說,就當咱們花錢買教訓,不就一萬元錢。但她還是哭,說“媽媽后來我越想越是騙子,我再打手機就關機了”。我又勸她說“你別哭,以后爸爸再給你打(錢)”。但是勸不住,她就一直那么哭,一直等到她爸爸回來。

  她哭著還是勸不住,在那喊:“爸爸,一萬啊,爸爸,一萬啊。”我們勸她吃飯,她也不吃,想要去報案,后來我們沒吃飯就去報案了。

  北青報:之前您都在哪里留過手機號碼?

  李自云:(徐玉玉)考大學都留的我的手機號,她自己沒有手機。我說要給她買一個,她說不用買,學校不讓她們用手機,萬一買了被(學校)收上去了就可惜了。但是我的手機號她具體都留給誰了我也不清楚,她跟我說考大學的時候需要留電話的都留了,還跟我說小心點保護手機,別到時候打不通。

  北青報:出事之前,徐玉玉在做什么?

  李自云:她最近就在準備上學的手續,去復印、打印照片什么的。她說有文件要復印,要打多少張照片自己弄就行。上大學報到的時候她準備自己去。她那些天可高興了,天天喜樂樂的。平時在家吃完飯嘻嘻哈哈地看電視、玩兒。

  她可開朗了。高中時住校,星期六、星期天回來,基本就在家里,我會幫她洗洗衣服。就在高考之前她跟我說過一次困難,說“復習太緊張了”。

  北青報:她之前確實申請過一筆助學金,您知道這事嗎?

  李自云:助學金不清楚,是老師幫忙辦的,老師比較清楚情況。為助學金的事,以前也有人給她打過電話,都是她爸爸帶她去辦的。也打過我的電話,當時那個(助學金)是真的,在這個事兒(遭電信詐騙)前一天,還有人打來兩通電話,說的事是之前老師帶她辦的那個助學金。那個電話是讓(徐玉玉)趕緊辦手續。孩子聽完后就在網上發東西,說是明天助學金要用的。老師帶她辦的那筆助學金的具體金額有多少我不知道,只說(8月)25日會把助學金的卡快遞寄到家里,讓她在家等就行了。

  北青報:您知道還有其他同學接到過類似電話嗎?

  李自云:老師說也有一個人接到過電話,但那個孩子跟老師問了情況,知道是騙子,家長就帶孩子回家了,就沒辦。

  相關

  另一女孩被詐騙七千元 騙子說她“洗錢”

  據央視報道,臨沂另一位女孩小芹(化名)也被騙了6800元學費。最后因為沒錢交學費,小芹打算向學校申請辦理休學手續。目前,警方已對此事進行立案調查。

  19日,徐玉玉被騙的同一天,家住臨沂塔橋村的小芹接到了一個自稱郵政的電話,電話中稱小芹有一封郵件未能及時領取。隨后,另外一名自稱為人工客服的人員以幫忙核實為由,告訴小芹其在上海辦了一張招商銀行的銀行卡,且已透支12655元,銀行發函催其還款。

  在小芹表達疑惑后,“工作人員”還幫小芹分析稱可能是身份信息泄露,并要幫小芹通過內線“報警”。緊接著,該工作人員將電話轉到了“上海市嘉定分局刑偵隊”,一位自稱是張國華的警官開始處理小芹反映的“案件”。

  在了解了小芹的情況后,張國華詢問她是否認識一個叫陳蘭的人,小芹否認后,張國華卻稱陳蘭一口咬定小芹是自愿將銀行卡給陳蘭使用,且陳蘭給了小芹12000元。張國華又稱在“犯罪嫌疑人”家中找到了“小芹辦理的那張卡”,稱小芹涉嫌“非法洗錢”,要求她自證清白。

  涉世不深的小芹蒙了,慌亂中聽從了張國華的建議,和一個叫慕平的科長通話,并將自己的身份證號、身份證有效期、家庭住址等詳細信息全部告訴了慕平。根據慕平“先要徹查小芹資金,需要將錢轉至一個招商銀行賬戶,在30分鐘后退回”的說法,小芹將6800元學費轉出。

  小芹的學費就這么被騙走了。根據警方調查,小芹匯出的錢早已被人轉移,警方已對此事立案調查。

  本版文/本報記者 李鐵柱 黃筱菁

  見習記者 郭琳琳 實習記者 黃宇

  調查

  詐騙號碼曾實名注冊

  北青報記者獲悉,此案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號碼所屬為北京遠特通信,該卡于今年3月開卡并進行了實名制登記。

  遠特通信市場部經理聶嘉興向北青報記者證實,這張卡確實屬于遠特通信,他們從后臺數據查看發現,該卡確實有實名認證,也有身份證號碼,并且認證信息通過了工信部實名制審核。此外,遠特通信也已跟公安部門聯系過,可以協助調查。

  詐騙徐玉玉的騙子的電話是171開頭,是一個虛擬運營商號段。所謂虛擬運營商就像是代理商,他們從移動、聯通、電信三大基礎運營商那里承包一部分通訊網絡的使用權,然后通過自己的計費系統、客服號、營銷和管理體系把通信服務賣給消費者。

  虛擬號段反查使用者很難

  2013年起,我國開始實行手機號碼實名制,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電信詐騙。2014年,170號段開始逐步投入市場使用,此后171號段也被納入虛擬運營商的使用范圍。

  據中國虛擬運營商產業聯盟秘書長鄒學勇介紹,當時國家之所以考慮發展虛擬運營商是為了推動通信行業市場化,通過引入民營資本進入通訊行業,創新發展模式,通過競爭推動電信行業服務質量的改善。但在具體業務上,虛擬運營商的流量、語音等業務都是需要花錢從三大運營商處批發來的。

  鄒學勇說,170、171號段的電信詐騙,反查起來有難度,因為號碼放出去以后,一種情況是人在使用,這部分實名制落實起來比較容易,但是還有一部分并不是人在用,而是被買到的人“養”了起來,用來網絡刷單或者注冊網站,以此來收驗證碼一類的,達到掙錢的目的。

  在詐騙案中,有些人用170、171號段詐騙,打完電話就扔了,作為虛擬運營商也不知道是誰使用、在哪兒使用。

  詐騙犯是否要為徐玉玉之死負責?

  目前針對徐玉玉的事件,當地警方已經成立專案組。假如警方最后能抓到詐騙徐玉玉的人呢,詐騙犯是否要為徐玉玉的死負責?

 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認為,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即使抓到了詐騙者,因為不好判斷徐玉玉的死跟她被騙之間的關系,所以詐騙犯罪嫌疑人到底要不要為徐玉玉的死負責還不好界定。畢竟從主觀上說,詐騙者只是想騙錢,并沒有想到徐玉玉會身亡,所以如果抓到了人,也只能以詐騙罪追究這個人的刑事責任,至多在量刑的時候予以加重。

  此外,在這個事件中,運營商是否需要承擔責任也成為關注點。

  韓驍認為,根據相關規定,2017年6月30日之前全部電話用戶才實現實名登記,現在則很難追究到運營商的責任,“用戶買了卡,運營商也不知道他們用來干什么”。

編輯:羅成
 
·山東新生遭電信詐騙后猝死 涉案
·劉云山參觀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
·“滬洽周”湘潭園區簽約項目24
·24日晚看“三星一線”稀奇天象
·瀘溪縣投資3.4億元推進公路建
·中國汝城首屆蓮文化節啟動 重溫
·六國20位頂級拳王湖南益陽11
·第30屆世界批發市場聯合會大會
·眼界決定了畫的一切
·中國電信上半年凈利潤116.7
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单双走势图 快乐飞艇下载 极速时时开奖大小 三分时时彩正规吗 2019061203北京11选5开奖号 天津时时彩20分钟开奖 中福快3走势图 浙江省12选五基本走势图 新用户注册送35彩金 vr赛车游戏 3d最新杀号永不错